<nav id="swoui"></nav>
  • 頭部
    日本高H动漫在线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随风网

    神東煤炭:駐村第一書記高瑞的扶貧日記

    作者: 張小艷 張凱 劉小燕 來源: 神東煤炭 發布時間: 2021-01-21 字號:【

    在吳堡縣紅灣村黨建活動室,國家能源集團駐村第一書記高瑞正和村干部們商量年底助農產品散養雞的質量問題,“買咱們的就是信得過咱們,一定要保證雞干凈、斤秤足。”高瑞話說得響亮。

    走出黨建活動室,過去光禿禿的院子里泡桐樹挺拔而立,高瑞不由端詳起來他和老鄉親手栽下的這些樹木。凌冽的寒風陣陣吹過,可他并不覺得冷。

    高瑞駐村所在的吳堡縣寇家塬鎮紅灣村距吳堡縣城20多里遠,在國家能源集團和神東的幫扶下,2019年5月7日,這個昔日貧窮落后的小山村摘掉了“窮帽”,大步奔小康。

    駐村一年多,高瑞為困難群眾出點子、謀思路、講政策、引資金,幫助群眾解決難題,成為老鄉的知心朋友,同時也有太多溫暖他的瞬間值得回味。

    “我深切體會到身為一名駐村干部責任重大。”

    不往遠說,單說前幾年,紅灣村還是一窮二白。村民大多數人都在種莊稼,毫不夸張的說,這里的小伙子娶個媳婦都難,村里的產業經濟幾乎沒有……高瑞的駐村生涯從“初來乍到,人地生疏”開始。

    國家精準扶貧政策如何在這里落實落地,集團和公司如何幫扶老鄉踏上致富路,自然成了高瑞駐村扶貧工作日志中的主體。透過這些情真意切的記錄,記者看到了紅灣村自強發展、決戰脫貧攻堅的歷程,也找到了“蝶變”的脫貧密鑰。

    一聲聲雞鳴打破寂靜,大山深處的小山村漸漸醒來。駐村的頭三個月時間里,高瑞天天奔走于走訪調查之中。白天進戶摸戶情、村情,晚上召集村干部、群眾代表研究村里的扶貧工作。摸清楚后,高瑞也曾感到頭疼,盤算著“到底該咋辦?”“咋才能讓老鄉信得過?” 他在日記中寫道:這么個不是辦法,扶一時容易,扶一輩子難,得讓老鄉自己掌握生存本領,要扶貧扶智雙管齊下。

    發展產業是貧困戶脫貧的治本之策。高瑞根據紅灣村實際,幫助村里制定了產業發展五年規劃,把養殖業和種植業作為紅灣村五年經濟發展規劃的重點產業布局,為紅灣村勾勒出了一幅打基礎、興產業、促發展的美好藍圖。

    “作為一名黨員干部,就要實實在在為群眾辦好事,做實事。”

    一筆筆細賬都深深地印在他的扶貧“愛心賬單”里:駐村以來,累計為紅灣村爭取各類幫扶資金249.8萬元,先后實施了黨群文化廣場建設項目、老年人“幸福院”項目、安全飲水工程項目等重點項目及民生工程。

    當然,高瑞背后有國家能源集團、神東煤炭集團,這兩級黨組織是他的強大后盾,但凡老鄉有個燃眉之急,振臂一呼,不僅幫扶資金到位,神東員工群眾更是成了脫貧攻堅的主力軍,一大波扶貧土特產浩浩蕩蕩運往礦區。

    “我與其他村干部也是費盡了心思,經常在辦公室與村干部討論到深夜,真心希望通過自己的不懈努力,能夠趟出一條帶動貧困戶穩定增收的新路子。”高瑞也有了更多產業方面的思考:今天,我們安排了散養雞養殖項目,老薛家又能多兩個賺錢人手,村里除了要把散養雞作為主導產業之外,更要大力發展其他種植養殖業,讓老鄉實現家門口脫貧。

    高瑞也有紅灣村養殖業規范化運行難和老鄉們不理解的困惑。他在自己的工作記錄里寫道:今天商議了散養雞養殖的問題,并實地察看了雞舍。大家怕一時熱,長久不了,也顧慮沒銷路、賠不起,說起走規范化的管理,都覺得沒譜。

    好在,高瑞帶著這些問題干工作、想辦法,在村干部和群眾的齊心努力下,困難都克服了。老鄉臉上舒展的笑容比什么都治愈,所有起早貪黑都值了。

    “駐村以來,我沒干過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只是和我身邊的村干部們一樣,做著最平凡的農村工作。”

    今年5月份,紅灣村集體養牛產業也正式投入運行。如今,散養雞養殖、肉牛養殖已成為村集體經濟主要支柱產業。一人就業全家脫貧,增加就業是最有效最直接的脫貧方式。現在,村里的產業至少帶動了10余人就業。

    為了讓村里的經濟活起來,高瑞既當“參謀員”,又當“服務員”,還為新養殖場定制度、做規范,一手幫著完善養殖廠管理,每天田間地頭,山野工地的跑,高瑞的膚色也成了黑紅色。

    高瑞的微信朋友圈,更是名副其實的“帶貨”圈。有段時間,從清早到半夜,他的朋友圈熱鬧極了,不是雞、就是豬、還有牛和羊,圖文并茂或干脆上個小視頻……總之只要是村里的、吳堡的,高瑞吆喝著多關注、多購買。紅灣村土雞蛋和土雞已在神東礦區扶貧產品窗口售賣,并逐步形成長效機制。村內無滯銷農產品,“計劃元旦和春節,再向公司銷售一批散養雞”。

    隨著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工作的持續深入,紅灣村一年一個樣。如今的紅灣村,集體產業發展初具規模,一個剛剛扔掉黨組織軟弱渙散的貧困村,各項工作已經走在了全縣的前列,被吳堡縣縣委、人民政府評為文明村及優秀村集體經濟組織。2020年被榆林市委組織部評為五星級村黨組織,被榆林市綠化委員會評為美麗村莊。

    在高瑞的工作記錄中,記者還看到了今年以來,他和老鄉們齊心戰“疫”,打贏防疫和脫貧兩場“戰役”的感人畫面。疫情防控最嚴峻的時候,他和30多名黨員不舍晝夜,堅守崗位,做好外來人員登記、返鄉人員登記、體溫監測、消毒清潔等工作。當握著村里33名黨員自愿繳納的5750元特殊黨費時,高瑞鼻尖酸了。

    前不久,高瑞被評為2019—2020年度吳堡縣“優秀第一書記”。但他心里還是不輕松,“雖然取得了一些成績,但離組織的期望和群眾的期盼還有差距。”

    高瑞的扶貧工作日志里最多的字眼就是“老鄉”“真心”。他和老鄉們同喜同憂。在他眼里,扶貧工作日志,就是忙完一天工作后的簡單小結,“不值一提”。但這些樸實真摯的文字記錄了一個國家級貧困縣脫貧攻堅歷程中的奮斗模樣。

    高瑞的床頭還有兩本書 《習近平脫貧攻堅論述摘編》《習近平在寧德》,每晚睡前他總會翻翻。

    “目前家家戶戶通上了凈化過的自來水,徹底解決全體村民的安全飲水問題”“2020年預計村集體經濟利潤達35萬元以上”……高瑞為紅灣村脫貧奔小康盡全力,眼里、心里裝滿老鄉的幸福生活圖景,有了這些平凡卻不簡單,珍貴且有愛的努力,一切都會更好。

    腳部
    X
    • 2